您的位置:主页 > 出境游 >

浔兴股份实控人刚被抓 子公司总经理也遭立案侦查!当事人一年前携带家人出

日期:2019-09-25 14:19

  近两年来,浔兴股份(002098)的转型之路并不顺利,两年前一宗并购标的业绩快速“变脸”,不仅导致上市公司计提7.5亿元减值准备,标的法人甘情操更是挪用共管账户资金。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甘情操等人涉嫌合同诈骗案,已被福建省晋江市公安局立案侦查。此前,浔兴股份原董事长、实控人王立军日前(8月10日)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捕。

  9月17日晚间,甘情操通过价之链微信公众号发布声明反击,将标的公司业绩下滑等归咎于浔兴股份,且该案非合同诈骗,为将经济纠纷制造成刑事案件。

  对此,浔兴股份一位不愿具名的高管对记者表示,2018年甘情操未经共管人同意,将5327万元资金转入新账户并支取。最近一年多来,甘情操夫妇俩携幼子滞留海外,且不接上市公司电话、不回上市公司邮件,目的是逃避业绩承诺补偿责任。

  记者曾试图通过多种方式采访甘情操,但均未能与其取得联系。

  标的承诺期第二年即报亏

  9月15日晚间,浔兴股份曾公告披露,该公司于9月12日收到福建省晋江市公安局出具的《立案告知书》,被告知:“甘情操等人涉嫌合同诈骗案,已被立案侦查。”

  回溯历史,甘情操系浔兴股份控股子公司深圳价之链跨境电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价之链)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因价之链未完成承诺业绩,导致浔兴股份巨亏数亿元。浔兴股份曾表示,甘情操未完成承诺业绩,履行协议过程中违约,又将共管账户的资金挪用,还长期滞留美国。

  据价之链的《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2006年至2008年期间,甘情操就职于厦门欧乐德贸易有限公司,任总经理一职。2008年,甘情操成立深圳欧乐易运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该公司即价之链的前身;2016年8月,价之链挂牌新三板。

  2017年,浔兴股份开启转型之路,计划将涉足跨界电商业务的价之链收入囊中。同年6月,浔兴股份发布《重大资产购买报告书(草案)》,出资10.14亿元购买价之链65.00%股权。彼时,甘情操夫妇总计转让了28.9%的价之链股权给浔兴股份,转让价格约定为4.68亿元。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浔兴股份与甘情操夫妇、深圳市共同梦想科技企业(有限合伙)签署了《盈利补偿协议》,后面三者做出承诺,2017年至2019年期间,价之链的净利润将分别不低于1亿元、1.6亿元和2.5亿元。

  在资金支付事项中,1.6亿元业绩承诺担保金采用预留双方印鉴方式“共管”,如价之链三年期满完成业绩承诺,1.6亿元归业绩承诺方,反之则归上市公司所有。正常的“共管”需与银行签订三方共管协议,但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浔兴股份曾公告透露,由于甘情操的不配合,故无三方共管协议。

  在并购完成后,价之链2017年实现了净利润9796万元,基本完成了对应年度的利润承诺。不过,2018年度价之链经营业绩迅速“变脸”,其净利润竟亏损7589万元。在此背景下,2018年,浔兴股份对并购价之链商誉大幅计提7.48亿元的减值准备,进而导致上市公司全年净利润亏损6.49亿元。

  甘情操突发声明怪罪浔兴

  就在9月17日晚间,价之链微信公众号发布一则署名为其总经理甘情操的声明,文章内容对一些事情做了所谓的“澄清”。

  甘情操通过这篇文章指出,浔兴股份在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以及相关高管因涉嫌内幕交易、信息披露违规被公安机关实施逮捕后,试图将责任推卸到价之链总经理甘情操本人身上。甘情操认为,浔兴股份所称合同诈骗不存在事实基础,实为将经济纠纷制造成刑事案件。

  至于具体理由,甘情操表示,浔兴股份并购价之链为浔兴主动、自愿发起的商业交易,浔兴股份高管主动与价之链取得联系,其本人与相关负责浔兴股份并购的高管在并购之前不曾认识。

  其次,价之链在浔兴股份并购前,相关财务经营业务数据真实合法,且浔兴聘请审计机构、券商以及资产评估机构按照正规流程做出2015、2016、2017、2018年第一季度年审计报告,并以此出具评估报告和交易对价。

  甘情操认为,浔兴股份真实企图是通过制造刑事案件干扰仲裁审理,浔兴股份与甘情操纠纷的仲裁正在审理之中。此外,浔兴股份向甘情操以及公司经营施加压力和干扰,同时转移浔兴股份被监管调查涉嫌内幕交易以及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注意力。

  据甘情操透露,浔兴股份董事长签署协议承诺并购价之链后,会给予不低于3亿元银行担保授信。但并购完成后,浔兴违背承诺,导致价之链资金困难。为避免价之链现金流断裂,不得不低价亏损销售库存,用以更快回收现金,维持现金流,避免价之链现金流断裂而破产倒闭。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甘情操还将价之链业绩“变脸”,归咎于浔兴违约提前发起仲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