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出境游 >

跟团游变了,如今的年轻人认为把一部分旅程交给定制师更省心

日期:2020-04-21 11:33

携程上报名参加新跟团游,前往“东京—阪”一线旅游的人们,或许会遇到一位非常棒的司机兼导游。擅长与人沟通的他,总会和人们立马打成一片,把在日本这几天的行程安排的妥妥贴贴。

倪佳亮依旧记得,4 年半前他开始周末做兼职带团,司机兼导游的身份让他迅速提升了各项技能,也渐渐发现不满足于团的年轻人越来越多。虽然新模式的跟团游当时在国内还未流行起来,大团出现的乱象和信任危机也让整个行业持续低迷,但看好未来发展前景的他还是决定在日本试一试,做一名专职的定制游司导。

“2015 年末,随着签证政策放宽我就开始利用周末时间兼职带团了,那时还在医院的设备科工作。”在兼职的过程中,倪佳亮渐渐发现赴日旅游的人数不断增长,人们的需求也变得更细致和精准,于是便从兼职做到了全职,还开了一家地接社专门做这件事。

倪佳亮的地接社主要接待 9 位以内的“东京—大阪”定制游,涵盖如今新跟团游的私家团、精致团和半自助团。因为司机和导游是同一人,也就要求了司导要具备很好的驾驶技术,对道路和路况要熟悉,也要了解日本的传统文化和礼仪。“比起大团司导分离,导游照本宣科地讲着当地信息,小团的优势在于司导可以很快了解每一位游客,并在短时间内获取彼此的信任。”倪佳亮说道,“在小空间内,其实聊得更开心。”

如今,司导渐渐成为了一个很火的职业,几乎在旅游行业里占到了2、3 成。而司导的兴起也从侧面反映出了人们新的旅行消费理念。在旅行前想提前接触到信息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但信息成本越来越低,比起自己无头绪的做着攻略,人们更愿意把一部分旅程交给专业人士,提出自己的需求并进行提前沟通,定制出一趟符合心意,玩得省心的旅程。

于是,“新跟团游”出现了。

中国旅游研究院、携程旅游大数据联合实验室此前共同发布的《2018-2019年出境“新跟团游”大数据报告》显示,随着市场的发展、游客需求的提升,跟团游这种旅行社包价旅游产品的形式和内容正在发生巨变,跟团游正在回归服务的本质。截至 2019 年 10 月,携程各类跟团游业务年度订单交易规模已突破 250 亿元,成为全国最大的跟团游服务商。无论从数据上还是报告中可以看出,新跟团游已经成为市场主流,并且这一趋势在出境游市场中更为突出。

实际上,如今的新跟团游早已不是以往人们认为的大团游了,导游强制消费、信任危机等乱象近 10 年来也在不断改进和寻求突破。而这其中尤为突出的要数以携程为首的 OTA 领导的跟团游产品。你会发现,相比去旅行社选择跟团服务,这届年轻人更愿意在 OTA 上报团出游了。

2006 年,携程发布了“海外游产品标准”,改革出境跟团市场痛点;2009 年,携程推出了 100% “透明团”,希望打破跟团游信息不透明的历史;在 2013 年和 2015 年,又发布了旅游产品“钻级标准”,以及“六重旅游保障”与“先行赔付”机制,并在 2017 年和 2018 年,相继更新了钻级标准和保障、赔付标准。此外,携程还首家发布了在跟团游中涉及到的“定制师认证体系”、“游学产品标准”和“徒步登山分级标准”。

可以说,在产品研发和创新上,携程通过定制游、游学、主题游等领域,开创了跟团市场的新概念和新业态,并于 2019 年推出了“新跟团”概念。如今,不同人群可以根据自身需求,在携程上找到属于自己的跟团游分支,包括半自助游、私家团、目的地参团、精致小团、爸妈放心团、主题游、环游世界顶级游等。

跟团游变了,如今的年轻人认为把一部分旅程交给定制师更省心

Sophie 去年就在携程上报了私家团和精致小团,分别去日本和云南玩。用她的话来评价这两趟旅程就是“非常值”。一段和同事、朋友去北海道的私家团,虽然机票贵、行程总体算下来并不便宜,但他们都认为这趟奢旅很好玩,也有很多值得回忆的点。

“导游会和我们提前沟通行程,推荐特色餐厅和酒店。还帮我们预定了一家蟹肉料理网红餐厅——蟹道乐。我们去北海道滑雪,不知不觉一年时间过去了,一到这个时候还是会回想起那时的美好体验。”Sophie 表示,大家都希望能再去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