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出境游 >

新航线扎堆开通 2019年出境旅游持续爆发?

日期:2019-07-01 14:00

  2018年,中国出境旅游人次再创新高,据中国出境旅游研究所(COTRI)估算,2018全年中国过境人数或已突破1.6亿人次。除此之外,中国护照的“含金量”在2018年也再度升级,另外随着广州在2018年9月成功召开第24届世界航线发展大会,从华南出发通往世界各地的直飞新航线接连开通。在各种利好的带动下,旅游业界纷纷看好2019年中国出境旅游的发展,中国旅游研究院戴斌院长在题为《中国出境旅游的价值与思想》的主题演讲中称:2019年和今后一个时期的中国出境旅游市场,两位数增长的市场繁荣可期,商业模式重构和产业格局重组可待。

  哈萨克斯坦1月1日开通电子签,2019年中西亚旅游焕发新生机

  欣欣向荣的中国出境旅游市场格局,其形成的过程绝非一蹴而就,更离不开许多外部利好政策的助推,其中,“签证政策简化”的效果更是“立竿见影”,让国人得以用更简单的方式“解锁”新的出境目的地。

  据哈萨克斯坦外交部消息,从2019年1月1日起,哈萨克斯坦境内的外国公民可通过电子方式申请一次性签证。不少国内媒体都使用了“又一个中亚国家向中国开放电子签”的表达方式——因为,在2017年和2018年连续两年,中亚另外两个国家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先后向中国开放了电子签,乌兹别克斯坦还同时简化了中国公民申请乌个人旅游签证的手续。

  值得一提的是,中亚诸国曾是世界上最难签证的地区之一,随着哈萨克斯坦开放电子签,意味着有“古代丝绸之路黄金走廊”之称的中亚三国对中国全面实行电子签政策。

  长期从事出境旅游业务的广之旅出境游总部总经理黄静茹表示,此前中亚地区的旅游并非无人问津,碍于签证以及交通等因素的影响导致实际前往的人数不多。其实,中亚地区有着丰富的旅游资源和人文魅力:哈萨克斯坦是世界最大的内陆国,拥有世界上较为完美的自然风景和人文风景,被称为“天马之国”;乌兹别克斯坦是著名的“丝绸之路”古国,历史上与中国通过“丝绸之路”有着悠久的联系;吉尔吉斯斯坦有着令人神往的旅游胜地伊赛克湖,被誉为“吉尔吉斯斯坦的世外桃源”。

  岭南控股广之旅的统计数据显示,哈萨克斯坦电子签新政实施两周以来,中亚地区旅游的咨询量较去年同期激增超过10倍,对旅游的带动可见一斑。旅游线路包括8999元的哈萨克斯坦7天,以及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三国联游12天。

  在电子签政策实施前,游客参加三国联游线路,需要先后将签证资料送到三国领馆进行审核,签证时长近2个月;而电子签政策实施后,三国签证一共只需2-3个工作日,使得销售时间大幅度延长。“签证的简化让神秘的中亚国家受到越来越多游客了解并关注,吸引更多有猎奇心的游客探秘,中亚旅游有望进入快车道。”黄静茹说。

  推动中西亚地区旅游发展的另外一道“杀手锏”也呼之欲出,乌兹别克斯坦与塔吉克斯坦两国有关部门对外宣布,将有望在今年2月推出 “亚洲版的申根签证”,这个被外界称作“丝路签证的联合签证项目”未来还可能加入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耳其、阿塞拜疆和土库曼斯坦等5个国家,外高加索地区的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等国则持观望态度。记者从广之旅方面了解到,外高加索三国和中亚三国等地目前都已形成了非常成熟的旅游线路,在2019年中西亚小众的目的地能否成为冲击出境旅游市场的“黑马”,值得期待。

  中国护照“含金量”再升级 或加速出境旅游市场行业竞争

  2018年对中国护照新增的7个免签国家分别是:阿联酋、圣多美和普林西比民主共和国、波黑、冈比亚、巴林、白俄罗斯和卡塔尔。一个目的地国家免签究竟对旅游的推动有多大呢?我们用实际数据来看,以巴尔干三国这条线路为例,2018年前塞尔维亚与黑山共和国先后实现了免签政策,而在去年波黑正式免签后,巴尔干三国联游正式摆脱了签证压力, “说走就走游欧洲”概念让该线路一时大火,全年接待游客人数同比增长幅度达252.4%。同样还被免签“带火”的还有卡塔尔,以往作为重要转机枢纽的西亚“土豪国”,在免签政策和2022年世界杯举办地等利好因素的助力下,成为又一个热门旅游目的地。

  借着签证政策简化的东风,不少旅游目的地国家也通过加强旅游合作的方式促进与中国两国关系的发展。如白俄罗斯,2018年中国“白俄罗斯旅游年”成功举办,白方通过多种方式积极推介在中国本国旅游资源,在“一带一路”倡议的指引下,白俄罗斯针对中国客源市场大力发展旅游的决心十分明显,而其在打出 “政策组合拳”后到访白俄罗斯的中国游客数量也呈现了快速增长的态势,白俄罗斯在旅游所做出的积极做法对其他国家极具参考价值。可以预期,2019年会有更多的国家和地区会放宽对中国护照的签证条件,这一方面体现了更多目的地瞄准了中国出境旅游发展的潜力,另一方面也给旅游业界抛出新的问题,如何将签证利好转化为发展新旅游目的地的内驱力?如何在新老目的地之间找到发展的平衡点?游客的出游倾向应如何引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