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目的地推荐 >

从洋人街到奥陶纪 重庆本土原创主题乐园叫板全球品牌

日期:2019-09-26 16:44

重庆洋人街将在3月1日正式搬迁,作为重庆最早的“网红”景区,洋人街为重庆网红景区走向“长红”提供了一个模板,承载了一代重庆人的回忆。

作为一个大山大水的城市,重庆本土造“主题乐园”有着先天优势,更多开发者则在着眼于提升逼格,比如近年兴起的万盛奥陶纪景,全龄化的吸引力,刷新着主题公园的呈现形式,又比如今年春节爆火的璧山枫香湖儿童公园,重庆在“主题公园”本土造上走在了全国前面,为本土主题公园挑战“洋品牌”和连锁品牌提供了一个城市样本。

全球多个顶级主题公园品牌,都在布局重庆,重庆有望成为中国主题公园最集中的城市,主题公园竞赛一触即发。

 初级竞争:洋人街的成功和龙门阵的铩羽

2004年,重庆还没有“都市游”的概念,洋人街就像是一个梦境试验场,这里并没有规范的西洋建筑,但和当时的重庆城市形象对比,显出了极大的冲突感,你无法将洋人街归为任何一类的主题公园,这个“公园”还免门票——人造水体被取名“圣安东尼奥河”,河上的桥仿造着世界名桥,能举行婚礼的金色大厅前,停着3辆加长轿车,旁边的小山包被开发为“九曲花街”,制造了重庆最陡的车道,天空中一个超人在一道钢索上爬来爬去,路上的马车驾驶员身着燕尾服,一列小火车叮叮当当穿过洋人街。

洋人街就是当时的“新物种降临”,强烈激发着人的好奇心。在那个没有抖音的年代,洋人街已经赚足了好奇的眼神。

从洋人街到奥陶纪 重庆本土原创主题乐园叫板全球品牌

过节时,洋人街最高日接待游客超35万人次,超过了当时的磁器口、歌乐山烈士陵园、缙云山和大足石刻这四家重庆著名景区的总和,洋人街逢大假必堵车的铁律。

2013年洋人街游客突破了2510万人次,游客迅速从本地人向外地人进行转化。洋人街是层出不穷的话题制造机,被天气热哭了的埃塞俄比亚朋友,亚洲最大厕所,无人看守矿泉水售卖点能否收获诚信,1块钱的馒头是否能收回成本,带着话题感的广告牌标语,层出不穷的矛盾,让洋人街屡登报端。

洋人街在重庆的火爆,很快有了追随者:华岩的龙门阵景区。龙门阵景区的主体和洋人街类似,增加了水上世界,水魔方火过一阵,但一年只经营一个季度的水魔方,无法养活高度同质化的龙门阵景区主体,加上水魔方遭遇了南山上的加勒比水世界的正面竞争,2014年龙门阵景区就关门了。

其实重庆最早的游乐场是“科普中心”,国有体制下,科普中心其实只是项目的集合体,“科普”二字并无体现,在“主题公园”大行其道的背景下,南坪科普中心退市。

中级竞争:悬崖景区奥陶纪略胜山地版欢乐谷

美心洋人街表示“搬迁到涪陵红酒小镇”,虽然离主城只有一个小时,但搬迁后以学生和亲子为主的客群,有可能会大幅减少,“搬迁”后的前景并不乐观。

回兴圣名世贸城的游乐场,目前尚无法与洋人街的影响力匹敌,尤其缺乏的是洋人街的“记忆”和自传播的属性。

在抖音大行其道的现在,能被短视频传播的原创主题公园,才会人山人海。

2017年,重庆万盛奥陶纪景区,一举超过云阳龙缸,拿下全球最长悬挑玻璃走廊的吉尼斯世界纪录,让这个最初定位不准的景区,一下子焕发了新活力,奥陶纪景区借机推出带了“悬崖秋千”,并一步步将“悬崖秋千”的高度提升到21米,“极限飞跃”等项目被外媒在去年春天评为了 “全球九大最惊险高空项目”。,从开园不足10项高空项目到如今超过50多项项目,不仅内容上具有创新性和独特性,在数量上更是提升了景区的游玩性。

从洋人街到奥陶纪 重庆本土原创主题乐园叫板全球品牌

在客流暴增的情况下,奥陶纪对让年轻人自发传播带来的更多游客,奥陶纪景区去年底到今年增加了一众项目,比如悬崖边的跳崖机、狂呼、高空飞翔等,奥陶纪此前将自己定位于高空景区,去年又提出了悬崖景区概念,把景区从单纯的项目集合,变为了附带着地域特征的主题乐园,这就将所有的模仿者甩在了身后——项目可以模仿,但承载项目的自然环境是无法模仿的,承载的一代人的记忆更是无法模仿的——他们可能是在洋人街玩着长大的孩子,现在在奥陶纪,找到了属于自己年纪新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