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原创游记 >

安徽省巢湖姥山岛小渔村变身记

日期:2019-09-19 15:19

  今年4月中旬,安徽省巢湖姥山岛小渔村,最后33户渔民与政府签订退捕转产协议,全部退出渔业捕捞,岛上以打渔为主的生活,延续千余年时间,在这里画上了句号。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不打渔怎么生活?对此,小渔村的渔民们并不担心,因为随着当地旅游的发展,他们早已开始“靠景吃景”。

安徽省巢湖姥山岛小渔村变身记


巢湖中庙姥山岛(章勇涛 摄)

  姥山岛是巢湖最大的岛屿,岛上山势起伏、林木葱郁,融湖光、山色、古寺、宝塔于一体,素有“湖天第一胜境”美誉。随着巢湖生态环保力度的加大,区域生态旅游的发展,2016年,中庙姥山岛获评国家4A级旅游景区,并于当年开始创建国家5A级旅游景区

安徽省巢湖姥山岛小渔村变身记


姥山岛一景(王初 摄)

  41岁的小渔村村民周新兵,家里经营着岛上最早的“渔家乐”,他家的后院正对巢湖,游客可以在院子里一边吃饭一边领略巢湖风光。

  2014年,家里的捕捞许可证到期后,周新兵没有再续期,而是跟家人专心经营饭店,并琢磨出了自己的“生意经”——用厨艺和服务招揽回头客。有老顾客来吃饭,只要给他打个电话,他就会去码头迎接,还能给顾客的船票打个折。

安徽省巢湖姥山岛小渔村变身记


姥山岛小渔村村民正在炸鱼(王初 摄)

  “现在生态环境好了,旅游的人越来越多,只要口碑好,生意就能长长久久。”岛上渔家乐只在中午营业,虽然早上5点多就要开始备菜,并一直忙到下午一两点,但剩下的时间都由自己支配,而且收入不断增长,周新兵的幸福指数是越来越高。

  如今,像周新兵一样,岛上渔民大多吃上了“旅游饭”,生活令外人羡慕,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幸福来得并不容易。

  “岛上不能种地,没有粮食,小时候一个月十几斤救济粮不够吃,只得打渔出去卖,可每年1至6月份是休渔期,就得想办法挣钱补贴家用。”提起父母30年前开饭店,周新兵感慨地说。

  2003年,周新兵一家的收入来源,主要还是下半年的湖上捕鱼作业,饭店收入微薄,一个月只有几百块钱,但到2013年,二者的地位已经实现反转,甚至让周新兵决定彻底转型。

  “以前打渔又累又苦,一家人一年也就10万余元,现在专心经营渔家乐,一年收入二三十万,而且未来还会增加。”周新兵说。

安徽省巢湖姥山岛小渔村变身记


姥山岛小鱼村村民在晾晒鱼干(王初 摄)

  10多年来,小渔村很多人都彻底改变了生产生活方式,而其背后,是姥山岛从偏僻小岛到旅游核心景区的快速转变。

  “岛上是1997年通电,但对我们影响最大的,是2005年政府牵头、渔民入股,成立渡运公司规范水上交通。”小渔村党支部书记刘锋说,要致富,先修路,对于姥山岛而言,规范提升水上交通就是“修路”,此后大家到岛上去,乘船的安全性、舒适度还有体验感,都得到了大幅提升。

  规范提升水上交通,是促进姥山岛旅游发展的重要工作之一。刘锋介绍,从那时起,政府加快岛上道路建设,石板路通到每家每户,环岛路串起各个景点,宝塔、古寺等也加快修缮。作为巢湖上的一颗明珠,姥山岛被擦得越来越璀璨。

  登上如今的姥山岛,逶迤蜿蜒的石板路干净整洁,掩映在郁郁葱葱的林木之间,不时出现的茶园、竹林、花海,令人心旷神怡。虽然游客越来越多,但岛上却基本看不到垃圾,闻不到污水臭味。

  “旅游让村民对环保认识深刻,只要对生态环境有好处,大家都非常支持,环保工作推动很快。”中庙街道办副主任耿常安说。

  游客的增多一度让姥山岛面临污染问题,垃圾、污水随处可见,但在政府的引导下,垃圾袋装化、餐厨垃圾油水分离、店招店牌专项整治等,都很快在岛上落地并发挥实效。而今年4月,对于政府提出的退捕转产,岛上渔民更是全力支持。

  “现在对于生态环境的保护,对于国家5A级旅游景区的创建,我们全力支持,满怀期盼。我们吃上了‘旅游饭’,怎么会不努力保护好这座美丽的岛屿?”刘锋说。

(责编: 胡瑛)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