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原创游记 >

邱承彬游记:西藏拉萨大昭寺奇观十六

日期:2019-09-28 13:13

  鲁网9月18日讯 大昭寺又名祖拉康、觉康(藏语意为佛殿),位于拉萨老城区中心,是一座藏传佛教寺院,是藏王松赞干布建造,拉萨之所以有圣地之誉,与大昭寺奉祀的12岁等身佛像有关。寺庙最初称惹萨,后来惹萨又成为这座城市的名称,并演化成现在的拉萨。大昭寺建成后,经过元、明、清历朝屡加修改扩建,才形成了现今的规模。 

  大昭寺距今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在藏传佛教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大昭寺是西藏现存最辉煌的吐蕃时期的建筑,也是西藏最早的土木结构建筑,并且开创了藏式平川式的寺庙格局。环大昭寺内中心的释迦牟尼佛殿一圈称为囊廓,环大昭寺外墙一圈称为八廓,大昭寺外辐射出的街道叫八廓街即八角街。以大昭寺为中心,将布达拉宫、药王山、小昭寺包括进来的一大圈称为林廓。这从内到外的三个环型,便是藏民进行转经仪式的路线。 

  在西藏拉萨大昭寺门前有唐蕃会盟碑和唐柳。 

  大昭寺前的唐碑又称甥舅和盟碑、唐蕃会盟碑、长庆会盟碑等,它是汉藏两大民族团结友好的历史见证。公元821年(唐穆宗长庆元年;吐蕃彝泰七年)唐朝和吐蕃双方派使节,先在唐京师长安盟誓。次年又在吐蕃逻些(拉萨)重盟。公元823年,将盟文刻石立碑,用汉藏两种文字对照,立于拉萨大昭寺门前。 

  唐蕃会盟碑立碑身高约4.83公尺,宽0.96公尺,厚0.51公尺,呈方柱形。藏族碑刻是将天然之石加工成长方体,由碑首、碑身和碑座三部分组成。汉地之碑雕刻精细,碑座往往有龟形纹路,碑身两侧有装饰性花纹;藏区之碑往往形制古朴,顶部往往有石帽覆盖,形成藏区碑刻之特有风格,唐蕃长庆会盟碑以屋顶式石帽闻名。 

  西面(碑阳)依据王尧的《唐蕃会盟碑疏释》一文录入西面的汉文碑文:“大唐文武孝德皇帝与大蕃圣神赞普舅甥二主商议社稷如一,结立大和盟约,永无沦替,神人俱以证知,世世代代使其称赞,是以盟文节目题之於碑也:文武孝德皇帝与圣神赞普猎赞陛下二圣舅甥濬哲鸿被,晓今永之屯亨,矜愍之情,恩覆其无内外,商议叶同,务令万姓安泰,所思如一,成久远大喜,再续慈亲之情,重申邻好之义,为此大好矣。今蕃汉二国所守见管本界,以东悉为大唐国疆,已西尽是大蕃境土,彼此不为寇敌,不举兵革,不相侵谋。封境或有猜阻捉生,问事讫,给以衣粮放归。今社稷叶同如一,为此大和。然舅甥相好之义善谊,每须通传,彼此驿骑一往一来,悉遵曩昔旧路。蕃汉并於将军谷交马,其绥戎栅已东大唐祇应清水县,已西大蕃,供应须合舅甥亲近之礼,使其两界烟尘不扬,罔闻寇盗之名,复无惊恐之患,封人撤备,乡土俱安,如斯乐业之恩垂於万代,称美之声遍於日月所照矣。蕃於蕃国受安,汉亦汉国受乐,兹乃合其大业耳。依此盟誓,永久不得移易,然三宝及诸贤圣日月星辰请为知证。如此盟约,各自契陈,刑牲为盟,设此大约。倘不依此誓,蕃汉君臣任何一方先为祸也,仍须仇报,及为阴谋者,不在破盟之限。蕃汉君臣并稽告立誓,周细为文,二君之验证以官印登坛之臣亲署姓名,如斯誓文藏於玉府焉”。 

  自从这次盟誓以后,唐朝与吐蕃之间的纠纷基本结束。它说明和盟适应了唐蕃社会的发展需要,符合了当时汉藏两大民族人民的愿望,体现了汉藏两大民族友好关系的进一步加强,顺应了历史的潮流。 

  在大昭寺门前有一株唐柳,相传这是文成公主亲手栽种的。传说文成公主思乡回首向东凝望长安,久而久之,树干慢慢左旋。因此,人们又称其为“左旋柳”。相传,西藏原无柳树,唐代文成公主到达拉萨后,将灞桥别离时皇后所赐柳枝亲手植于大昭寺周围。自此,唐柳根扎高原不断繁衍,延续着汉藏1300多年的亲情。“唐柳”有着坚强的生命力,是牢不可破民族团结的象征。唐柳与唐蕃会盟碑相邻。 

   

邱承彬游记:西藏拉萨大昭寺奇观十六

  西藏拉萨大昭寺金顶(邱木兮摄影)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