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原创游记 >

天路万里行—拉萨八廓街

日期:2019-11-02 15:58

  不想多写布达拉宫,它只是拉萨的明信片,留给西藏以外的人去看的。过多的宣传,如今已成游客的天地,巍峨的外表也只是虚无的摆设,曾经的松赞干布,文成公主已带走一代风华,残留的只有华丽耀眼的灵塔和耗费民脂的数万酥油灯。

  而八廓街,一条环形的水泥路,却凝聚着拉萨的精魂,时时上演着新的故事,这是属于普通百姓的故事。

  八廓街是鲜活的,灵动的,无数的面孔在这来来去去,无数的等身长头叩响在这光滑的路面。虔诚的藏民心中,这是赎罪的路,轮回的街。我是无神论者,深信马克思所言:“宗教是人类精神的鸦片”。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有点鄙夷那些只为求财求福而跪拜的佛信徒们。而面对八廓街这些无欲无求的朝圣者,我只有尊敬与感概。亲眼目睹他们一次次卧倒,爬起,用额头触击地板,用胸膛紧贴大地,从日出到日落,重复单一的动作,这需要怎样的毅力与恒心呀!而此时,在拉萨之外,又有多少朝圣者正匍匐在路上,为了铁一般坚定的信仰,无视山高水长,无视千难万险,一步步用身体丈量土地,用灵魂接近天堂……

  紧随着一名磕长头的中年男人,他的额头有个凹陷的青痕,那是常年累月磕头的结果,穿着羊皮围裙,带着手套,护手木板,鞋子已经磨破。满面刀刻般的皱纹,低垂着眼帘,无视外在的喧嚣,只沉浸在艰苦卓绝的朝拜路上,任凭我离他多近,都没有抬头。曾在一本书上看到这样的叙述:“在茫茫西藏高原的朝圣途中,留下了无数死在半路的朝圣者。倒下的人,会被同伴带上他的一颗牙齿继续前进,在抵达终点后把它嵌在大昭寺的一根柱子上,代表他完成了此次朝圣。那柱子,在黑暗的大殿里看起来和其它柱子没什么不同,只有在光线划过它身体的时候,才能看到上面白森森的布满了骨钉!”

  八廓街的中段就是著名的大昭寺,我想无论如何也要去祭拜那根牙柱。谁料来到门口,售票员说已过售票时间。任我磨破嘴皮,求他让我进去,就看一眼,他如铁面包公,绝不通融。也许是我不够虔诚,没有第一时间来朝拜这些逝去的灵魂,那么,相约下次吧!我一定带上洁白的哈达,敬奉给长眠的你们。

  为了弥补遗憾,买了转经筒和念珠,学藏民的样子,右手转经筒,左手念佛珠。就让我在这条庄严的街上为牙柱上苦难的生命超度一圈吧!很多路人都好奇且怀疑的看着我,甚至吹口哨,一个穿着旅游服,登山鞋,挂着相机的游客在这转经,是故意做秀吧?我不理会,默默地走着,一些藏民超过我时,会回头微微一笑,那是赞同的善良的笑容,我也微笑的回报她们。

  一个坡脚的转经老人经过时,轻碰了我胳膊,张着没牙的嘴‘啊啊咦咦’的说什么,我听不懂藏文,老人家的话恐怕又是藏文里的文言文,只好冲她抱歉的笑,老人举起转经筒,又用手指着我的嘴,重复着说‘唵嘛呢叭咪哞’。突然明白,她是教我念六字真言,朝拜的同时必须要默念的话。这位好心的老人也许敬重每一位对藏传佛教认真的人,我很惭愧,因为心里并不信佛,但依然跟随她的口音,学会了这句每日被藏民默念百遍的话。就当为自己赎罪,为朝圣者乞福吧!老人见我已学会,满意的走到前头去了。看着她瘦小的身体,一瘸一瘸的步伐,还有那张饱经风霜的脸,稻草般干枯的头发,生命的活力已被苦难耗尽,惟有笑容依然单纯,美丽。

  心中不免泛起悲哀,如果不是信仰,她也许此刻正在故乡安享晚年。又何须忍受这种艰苦跋涉。但,没有如果,事实就是如此,这就是西藏,一个如我这种门外人无法理解的世界。

 

(责编:阿菌)

我要留言:

 相关文章

天路万里行—启程:青藏铁路

康布温泉的传说

[游记]:天路万里行(序)

徒步墨脱线:灵与肉的完美结合(上)

然乌:静谧失语之美

图说西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