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原创游记 >

游记:烟雨梵净山

日期:2019-11-15 10:36

我很早就对梵净山敬而仰之。并非仅仅因为它是被《国家地理杂志》评为全球最值得到访28个旅游地之一,还因为它名字中的禅意。一个“梵”字承载了太多的经史和精神寄托,一个“净”字带来了对生态环境的丰富联想,当这两个字合为一体融入连绵不绝的武陵山之后,常常令我产生心灵的颤动。

游记:烟雨梵净山

摄影:高明

深秋时分,我和同伴们不知在铜仁绕过了多少弯弯曲曲的山路,度过了多少大大小小的溪流,才来到了眼前这个雕龙刻凤的古典屋檐和圆拱组成的山门面前。

凝视鹅黄色的门墙,檐下正中央“梵净山”三个草书大字,一丝不苟地镶嵌在蓝底金边的牌匾之中,显得庄严而飘逸。

此时,天公偏偏不作美,下起了毛毛细雨。

烟雨,是梵净山的魂

进入山门, 我们坐上了悬在半空中的缆车,开始了风雨飘摇的“树顶旅程”。

前路茫茫,后路蒙蒙,脚下那深不可测的森林随着海拔的高度变换着秋色。天空落下的雨珠被山风裹挟着,噼里啪啦地打在吊笼的玻璃上,毫不客气的把群山紧紧地锁在烟雨之中。

晃过了三千多米的乏味行程,我们跳下缆车,阴冷潮湿的空气骤然扑面而来。我下意识地拉了一下衣领,环顾四周,没有兴奋的喧闹:瞧瞧身边,也没看见绽放的笑脸,人们四顾茫然。

我们尾随游人钻进绿色掩映的栈道,踩上吱吱呀呀的原木台阶。忽然,听到密林深处传来的鸟儿婉鸣,我的心灵一下子开始复苏了。

无边的原始森林把栈道围成了一座座绿色的拱门。远处,红的、黄的、紫的秋叶一团团、一簇簇的升腾在白色雾气之中,古树奇花时隐时现;近处,岁月剥离的落叶静静地躺在山石的苔藓之上,无声无息。这些深秋的颜色并不像香山的红枫和秦岭的银杏那样铺天盖地,而是不经意地显现出了原生态野山的多彩细节。

梵净山是武陵山脉的第一峰。6500万年前,印度板块与亚欧版块发生激烈碰撞,将梵净山群峰推高隆起,使梵净山变成了碳酸盐岩海洋当中的一座“变质岩”的孤岛。正是这座“孤岛”,在每一次地壳变动的大灾难面前,勇敢地张开温暖的怀抱,搂住了惊恐逃窜的动植物难民,把原始森林变成了远古生命的生生家园。

在这条横穿植被的栈道上,千姿百态的岩石古藤为我们淋漓尽致地展现出了雨中的“野”趣。虽然我们没能看到珍稀的黔金丝猴,却听到了密林深处传来的呼号,似乎感受到它们在青藤与古树之间荡着秋千,在“冷松”枝桠上奶着孩子,用滴溜溜的眼睛盯着山外来客一举一动的实情。面对身边成百上千种珍稀动植物的庞大信息,我的脑子几度断片,找不到相应的知识来对应眼前的一切。还好,栈道旁那些雕刻清晰的木板上,浅白的文字镌刻着浓缩的科普知识,让三三两两的游人可以停下脚步学习,还可以边走边议论见闻。走着走着,我的大脑里跳出了一个个问号:漫漫历史,梵净山是如何凑巧地躲过刀耕火种的农业开发?又是怎样幸运地逃过工业革命隆隆驶来的推土机的?

不管怎样,逝去的都是历史,留下的总是精华。今天和明天,面对眼前这个丰富多彩的自然基因库,我们还能不能继续维持生物圈的传输系统,用山里人那种不加修饰的言语,向后人娓娓诉说绿水青山是怎样变成金山银山的故事呢?

水绕山环洗红尘

雨越下越大,发梢滴下的雨水和身上的汗水汇流到一起,冒着热气。

“快看,快看,云海。”

顺着同伴的喊声,我跳上了最后两级台阶,朝喧闹的人群跑去。

游记:烟雨梵净山

摄影:高明

“哇”眼前的景象令我惊呆了。洁白的流云像滔滔的江水,在山谷中奔腾。一忽儿,翻滚起万丈波涛;一忽儿,咆哮着一泻千里。极目迷蒙远方处,隐隐约约的山脉延绵不断,一尊巨型“卧佛”优雅地躺在云海之上;而眼前这座被称为“金顶”的兀立山峰,像一个大大的“点赞”拇指,正依着“卧佛”,对着成百上千的拍照者变换摄影视窗的焦距。

梵净山的烟雨大大不同于多情多意的桂林烟雨,也不同于婀娜秀美的黄山烟雨,更不同于雄浑飞驰的庐山烟雨。梵净山的烟雨本身就是大江大河,大空大色。她是流动的、野性的和空灵的,她是中国画“墨分五色”的飘逸天成。

“快来,快来,看书,书。”

随着喊声望去,脚步也迅速飞奔起来。绕过了几本零散的“书”山石峰,我站在了作为“世界自然遗产”的梵净山标准照——“千叠石”下。